当前位置:主页 > 13963.com >

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

发布日期:2019-09-19 02:39   来源:未知   阅读:

  “您拨打的机主已被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请敦促其尽快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这下,所有打通她电话的人,包括亲戚朋友,都知道她是“老赖”了,还有朋友打通电话第一句就问:“你的彩铃说你是老赖,是不是真的?”

  周女士自觉面子丢光,终于在各种拖延不肯还钱长达一年多之后,主动走进法院:“法官,我愿意还钱,我现在就还!”

  2017年12月,周女士自称怀孕没有钱做手术,向男性朋友蒋某借了19150元,周女士于2017年12月25日向他出具了借条,并约定2018年1月25日归还。

  可是,到了约定的还款时间,周却绝口不提钱的事,蒋打电话催讨,她说自己没钱。

  “她向我借钱说去做流产手术,结果手术没做,钱不还,还不理我了!”蒋先生越说越气,他说自己也是后来才知道,周女士和男友又复合了,“流产”一说是谎言。

  蒋先生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执行法官也曾多次联系周女士,但她总是有各种拖延“套路”——

  第一次称自己奶奶去世了:“法官,我没钱还,不过我妈会帮我来还的,但我奶奶最近去世,我妈去奔丧了,等她回来后,会来法院帮我履行案款的。”

  法官第三次联系周女士时,她已经快要生产了,这次她又改口说,等孩子出生了,家里办了满月酒,她可以拿了份子钱再来履行。

  又拖了一段时间,周的孩子也生好了,法官再次打电话催促时,她说,自己原本是想来还钱的,但老家有习俗,挂牌交易。孩子不满一周岁,妈妈是不能出远门的……